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人物 >中国历史人物 >田明建事件

田明建事件

更新时间:2019-09-03 阅读次数:841

1994年9月21号,加拿大各大电视台突然播出紧急现场直播:“中国首都北京建国门外使馆区附近发生枪战,伊朗外交官和他九岁的儿子当场死亡”。人们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一辆黄色的“面的”挡风玻璃已经粉碎;一辆两节相连的公共汽车浑身弹洞;受了伤的伊朗外交官的孩子在车里大哭大叫;武警和警察在持着枪奔跑;人们抬着伤者急匆匆地撤离。与此同时,叭叭砰砰的枪声不断地爆响着。

田明建事件

这位“扬名国际”的凶犯系驻守在通县的北京卫戍区三师十二团的中尉副连长,刚满三十岁,来自河南农村的田明建。该人军事素质极高,特别是枪法出神入化,曾被保送西安陆军学校深造,军事技术颇有造诣,特别是枪法,是学员中的尖子。据民间传言,他17岁那年入伍参军,那是他第一次有机会摸枪。当枪分发到新兵的手上时,所有的新兵都很兴奋,只有田哥表现得很平静。他抚摸着那支枪,仿佛它不是枪,而是一个人、是一个老朋友,他甚至幻想着与枪进行语言交流,“不要再叫了,不再叫了……”战友调侃他,“你听见,枪冲你叫唤了?”“它是想跟我说话。”,田哥正颜厉色地解释道。

在团司令部任参谋时,田明建深受上司赏识,上下左右的关系也十分圆滑,许多官兵在涉及切身利益的关头,常常托他代为疏通。一次,某战士重礼进贡,但求事无成,一气之下将他受贿的隐秘曝光,田明建遂被下放到连队任职。

田明建担任副连长职务后,按部队惯例是负责行政管理的。此前不久,一士兵请假探亲,田未批准。该战士平素与田关系不好,知道他借职权之便作梗刁难,与之争吵不休,田盛怒之下,对他拳脚相加。不打人不骂人是部队的纪律,殴打战士更是绝对禁止的。这就成为了轰动军营的事件。田明建停职反省,但一直思想不通,拒不承认错误,并与营团两级主管言语对抗,上级遂决定予以处分,而且,公开警告说:再不悔过,将令其还乡务农。

此时又发生了另一件事促使田明建决定铤而走险。田在农村的妻子曾与其生下一女,像大多数农村子弟一样,他一直盼望妻子能为其生个儿子,他受处分之前他妻子即已怀孕,由于农村严格的计生政策,他一直对部队隐瞒了自己老婆怀第二胎的事。结果受处分后团里检查田的家信,得知其妻怀孕后即通知地方计生办,派人带其妻去乡里作了强制人流,结果由于怀孕已近七个月,出了医疗事故,不但孩子(后证实为男婴)没了,连大人也因失血过多而死亡。田明建见似锦前程化作泡影,老婆儿子也没了,顿感心灰意冷人生绝望,他决心采取极端方式来报复社会。

九月十九日晚,他请枪库保管员吃饭,并从他手中借了钥匙。他从连队的武器库中取出一支部队刚刚装备不久的八一式步枪和满满六匣子弹。出操之前他把枪藏在检阅台旁边的椅子下面。之后,他又和平时相熟的老乡战友打了招呼说第二天出操他叫卧倒就趴下(事后这几人因发现征兆却未举报受了处分)。

九月二十日晨,连队出操之际,他站在旁边观望,谁也没觉得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谁知,当团政委来到操场上作例行视察时,田明建突然喊卧倒然后出枪射击,团政委等四人当场死亡,十多人受伤。军营一时大乱,田明建趁机窜上公路,劫持了一辆过路的吉普车,直奔天安门广场而去。

车过建国门立交桥附近突遇红灯,司机趁机将车撞到路旁的树上后弃车便逃,岂料遇上田明建这样的枪手,只一枪就把他撂在那儿再也起不来了。田转身朝迎面驶来的黄色“面的”冲去,出租汽车司机见凶犯朝自己来了,急忙开车门想逃,但,未容他离车,无情的弹雨就盖了过来。

紧接着,田明建的枪口转向了路上的行人,车辆和建筑物,一时间血肉飞溅。田一下车就被已经接到警报的特警二支队和特勤发现,田与警察在立交桥附近展开了激烈的枪战,大批武警持枪赶到,企图用强大的火力将凶犯消灭。在绿地草丛中,警察有一人殉职,多人受伤。田以街心交通护栏为掩体,时而卧倒时而半蹲,准确射击,数十名武警竟一时无法靠前。

恰在此时,一辆44路公共汽车驶来,如果司机冷静机智,以最大油门全速直冲,本可有惊无险。但哪个司机受过这种训练呢?被横飞的枪弹吓懵了的司机,竟然把车刹在了路中间,子弹成串地飞到车里,乘客纷纷倒在血泊之中。不少早晨上班的人是被从自行车上扫下来的,造成17人死亡。正当硝烟弥漫,枪声震耳之际,伊朗大使馆政务秘书尤素福穆汗默德皮什科纳里架车送孩子上学由此路过,一串子弹飞来,尤素福当场身亡,四个孩子中一死两伤。

在这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中,田明建充分的展示了他的战术动作,在低姿快速前进,利用地形地物,以及沈著冷静对敌方面相当有素养。在此次交战中彻底证明了野战军军人的素质要高于武警和警察,警察真正到了实战中,一个个都躲在后面,没有敢冲上去的。真正冲上去的都是军人武警。在战斗现场,敌我双方都趴在路边草坪里,侦察兵、防暴队和市刑侦、特警挤在一起各喊各的明语联络,当即招来田犯的短点射,东城分局民警曹付昆哪里会想到田明建军事素质如此过硬,枪法如此精准,他还像抓捕普通流氓一样伸头察看田明建的位置,就在伸头的一瞬间,田明建证明了他神射手的称号,一个点射后曹付昆戴的钢盔被7.62mm步枪子弹击穿,脑颅受重创,当即死亡。

困兽一般的田明建只是针对社会发泄不满闹事寻死,没有更慎密的思考和谋略,所以,枪战了一阵之后,便且战且退被军警围困在雅宝路的一块空地上,所带的近两百发子弹将近打光,他便用短点射压制警方火力。

在民间传言,田明建在战斗中打怪那个了200发子弹后,一心求死的他,最后饮弹自杀。不过也有资料称,当时他也受了伤,后来子弹不足,他像使馆区逃窜,当时北京并没有现在这样厉害的特种部队和突击队,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是请来了部队狙击手占领制高点后从背后射杀了他。

看到录像的老外们,以前他们只知道中国军人厉害,但到底厉害到何种程度,只怕亲眼见过的不多,在那几个录相片段中,最让他们惊奇的是田明建居然能在射击中‘单手换弹匣’。并且是在射击中不停止,毫无间断。

这一场发生在野战军军人与武警和警察之间你死我活的实战,在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展示了专业高素质军人令人佩服的军事枪械动作,后来在香港和好莱坞的警匪片中,以及各国特种部队才开始纷纷仿效这一手漂亮的单手换弹匣动作。单手换弹匣,是一个非常规的战术动作。我军中早已有之,但是扬名于天下居然是由于一名丧心病狂的杀人狂魔!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