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人物 >美国 >史迪威

史迪威

更新时间:2020-05-12 阅读次数:1289

1920年8月,史迪威第一次被派到中国任职。此时,他本来还有一个到法国工作的机会,但史迪威最终还是决定选择中国。这时,他的地位不高,只是美国驻中国使馆的语言军官,换句话说是一个高级翻译官。由于他此前学习中文不过一年,所以到华后很长时间都是在华北协和语言学校学汉语。这一阶段,史迪威开始接触中国的知识分子,对中国哲学较有涉猎。然而,在他的眼里,中国的知识分子是道家“无为”的信徒,存在先天的不足。

史迪威

在1921年,史迪威得到了一个古怪的职务——总工程师。他被国际赈济委员会借用,先后到山西和陕西协调公路的修筑。因为“史迪威公路”的存在,人们似乎对这位美国将军的修路能力印象深刻。

实际上史迪威并无工程经历,只是因为勇于任事和坚毅的性格而承担此任。倒是这份工作让他对交通的重视和了解肯定是有价值的。在这一过程中,史迪威与阎锡山和冯玉祥建立了友谊,更重要的是他深入下层,与中国普通民众一起工作,产生了对中国老百姓的深切好感。

此后,他作为情报军官游历了中国各地,其足迹也辐射到日本、朝鲜、西伯利亚。这些经历让他深刻地体会到日本在远东的野心和骄横,中国面临的危机。不过,日本人刻板的形象,也让史迪威对他们产生轻视。在他的报告中,日本军人通常装腔作势,衣着不合身,却偏偏挂着更不协调的大战刀,形如滑稽剧中的角色。要直到战场上吃了亏,史迪威才会改变这种印象。

史迪威的工作卓有成效,1923年他回到美国本宁堡高级指挥学院进修,已经挂上了少校的军衔。当1926年他再次被派到中国,在担任美军驻天津15步兵团营长的任上,史迪威获得了中校的两杠两颗星肩章。不过,此时的马歇尔已经担任15团的代理团长,比史迪威进步更快。

1926年到1929年期间,史迪威在华期间一面担任部队的中级主管,一面努力继续从事情报工作。他敢于深入前线,不畏粗陋的饮食和住宿条件,甚至曾经被军阀短暂抓捕过,而提供的报告让美国国内有效地了解了中国的北伐战争,国共决裂和与日本矛盾重重的形势。

史迪威充分认识了中国军阀们的自私、残暴和无能,只对蒋介石还有一定好感,认为他在政治上颇有能力,但对其军事才能和围绕在他身边的孔宋之流不屑一顾。而这段时间他最大的收获,可能便是受到了美国驻华官员们的痛恨和不满,并以加倍的烈度形成对官员们的厌恶。

他的日记中满是脏字,并写诗给从大使到秘书所有人起外号。美国在第一次大战战后对于国际局势不愿干预,造成行政官员与积极进取的军人之间矛盾重重,应该说是这一纠葛的根源,但史迪威乖戾暴躁而又一丝不苟的性格,肯定使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1929年,史迪威再次被调回美国,回到本宁堡,不过这次他不是来学习的,而是来担任战术系主任的,这个为期六年的任职,让他在军中桃李满天下,左右逢源。但这也让他在中国面对孤军奋战时很不适应。1935年,史迪威第三次被派到中国,这一次他的职务高升了,成为美国驻北平的上校武官。在这里,他成为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时少数正在北平的美国人之一。史迪威的敏感使他立即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并命他的副官包瑞德少校前往当地了解情况。

包瑞德少校看到了日军的尸体,并因此认为这一事件恐将十分严重。此人便是后来驻延安美军观察组的组长,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都建立过深厚的友谊。事变第三天,史迪威亲自前往卢沟桥,在到达距离宛平城只有五百码的距离时,双方突然同时开火,他的司机立即调转车头,“车子两轮离地,飞也似地逃开了”。

在此后的淞沪、武汉等各次会战中,史迪威都努力收集情报,如实报告情况,并极力支持美国干涉这一战争。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本方面认为史迪威是中国方面的人,对他冷淡而防范,国民政府方面只希望外国人通过自己发布的消息了解战况,而不喜欢他们去前线看真实的情况。但史迪威总是有办法,比如他会数飞过的日本飞机,经过的日本卡车数量,从而确定其调动情况。

据此,他判断日本正在努力进行其独占亚洲的计划,并认为美国有责任进行干预,这一意见在美军帕奈号炮舰被炸后达到顶峰。不过他的意见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华盛顿反而责怪他的情报不够充分,缺乏价值。

史迪威因此十分不满,他咒骂华盛顿的官僚,当他们派他到兰州调查情况时,他讽刺地回应对方可能根本不知道兰州在哪里。他瞧不起蒋介石和他的将军们,但对中国的普通战士饱含信任和亲近。或许出于对于国民政府的失望,他对当时积极抗战的共产党军队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并积极与史沫特莱等左翼人士接近。这实际上提前决定了他和蒋介石合作的死刑,但无论史迪威还是华盛顿,都没有人意识到。

其实,罗斯福总统并不是不重视史迪威的意见,但是以美国当时的实力和崇尚孤立的社会状况,当时也没有干涉的能力。和上司不合,对中国的命运充满同情却又无可奈何,史迪威对于自己在东方的使命渐渐心灰意冷。1939年,史迪威因为种种原因被调回美国国内,其中一个他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是美国陆军的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美国参战在所难免,军队急需有能力的军官。

在马歇尔的支持下,史迪威连续升职,并进入陆军直接带兵和主持训练工作。日本人偷袭珍珠港的时候,这位将军正在加利福尼亚,并被委以筹备北非反攻的重任。史迪威可能在潜意识里,会认为他的东方生涯已经告一段落。不料,罗斯福和马歇尔还是选中了他前往重庆——衡量之后,在整个美国陆军中,似乎没有他人比他更适合。然而,适合,就一定能成功吗?

史迪威最终被选中重返中国,并开始了在史册中真正写下名字的时刻——这种记录至今仍常让人感到其间的种种矛盾。然而,历史毕竟作出了选择,这或许便是史迪威,和一切和他相近的军人不可避免的命运。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