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人物 >近代史人物 >梁兴初

梁兴初

更新时间:2019-08-27 阅读次数:544

林彪事件传达后,梁兴初大吃一惊,并及时向中央报告自己“文革”期间两次见林彪的情况。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朱月华言:林彪事件后,张春桥任总政治部主任,约梁兴初谈话,将军拒之。张率随员造访,将军蓬头赤足,横卧床上,与之对语。

据云林彪进东北,有算命先生拆其字,曰:“‘彪’为三虎,三虎在林中,进可攻,退可守,无往而不胜也。”故林彪麾下东北野战军三支主力有“三虎”之美称。“三虎”者,一纵、二纵、六纵也。一纵,号称“天下第一军”,为林彪麾下主力之主力。辽沈战役后,一纵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军。抗美援朝,三十八军首批出国参战,在第二次战役中重创美李军,获“万岁军”美誉。

梁兴初

“万岁军”军长者谁?曾任东野一纵一师师长的梁兴初将军是也。

打铁三年,养成了铁打的性格

梁兴初将军身高一米八,眉浓黑,眼如炬,背微驼,颧骨略高,门牙前突,故被称为“梁大牙”。少时曾打铁,人称“打铁的”;因作战勇敢,又称“铁打的”。将军原名梁兴柞,因旅长陈光老误呼为“梁兴炸”,将军觉得不好听,于“示”旁加一把“刀”,换“初”名。故又有人呼将军为“带刀的”。

梁兴初,江西吉安陂头街人。父篾匠,并沿街开纸马店。父母生育九子,七子夭亡,唯余梁兴初和弟弟梁兴枯。梁兴初幼年极不安分,顽皮难带,其母曾言:“走起路来一蹦一跳,不管面前是沟是坎,跌倒了爬起来又跳。”进学堂读书,常捉鸟雀放飞于课堂,抓虫蛙置同窗书包。某日上课前,将女同学之辫拴于板凳,起立时,哗啦跌倒,课堂大哗。又一日,课间以掌猛推秋千,险使同窗丧命。每犯事,父悬之于梁上鞭挞,屡罚而屡不改。

稍长,因家境困难辍学,父亲送其学裁缝。某日,雇主嘱其剪一块长衫料,而梁则将布料剪作短衫料。雇主大怒,辞退之。又学理发,某人常欠资,梁恶其品行,将之剃为阴阳头,又被辞退。1927年,父母送梁兴初至铁匠铺学徒,始安心,学徒三年,扎扎实实打了三年铁。将军后来回忆,打铁三年,养成了铁打的性格,无论多苦多累,从不叫一声苦、喊一声累,咬紧牙关,顽强挺住。

梁兴初任师长、军长后仍顽性不改。某日,他为某通讯员理发,理毕取毛笔于嘴边添两撇八字胡,围观者大笑。林彪一向严肃,亦别过脸偷笑,而罗荣桓则批评道:“梁兴初,你今年几岁了?怎么老长不大呢!”

一级一级“打上来”的将军

梁兴初将军作战勇敢,不怕死,且有蛮劲;将军遍体弹痕累累,共负伤九次,均大难不死。

将军负伤经历,其夫人任桂兰与余述之甚详:1931年5月,二次反围剿战斗中负伤,伤愈后提升为排长;1932年秋,任副连长,在黄陂战斗中两次负伤不下火线,荣获“模范连长”称号,并被授予“红星”奖章,后调任连长;1933年夏,在一次遭遇战中负伤,一颗子弹从左腮穿透了头部,血流满面,说话困难,后受到师部嘉奖,继调任营长;1933年底,在保卫兴国的战斗中,负伤住院10天;1935年在长征途中的猪场阻击战中与敌展开白刃战,负伤未住院,后任侦察连连长;在直罗镇战斗中提升为团长;过黄河东征,梁右手负伤,落下食指、中指残疾。

任桂兰与余言此感慨曰:“老梁在红军时期六年,从战士到团长,作战无数,负了九次伤,升了九级,正好是一个伤疤一级军阶。他才真是一级一级打上来的。”

梁兴初将军戎马生涯中遇险不计其数,其中抗美援朝就有三次。某日,将军欲骑马待发,敌炮弹骤至,三匹马一马毙命,即军长坐骑大青马也。又一日,一发炮弹落指挥所旁,弹片飞入屋内,洞穿屏风,擦将军肩过,刘兴元、江拥辉将军同在现场。又一日,将军于指挥所看地图,忽电话铃响,将军急接之,一炮弹正落地图前,将军无恙。其时,来电话者为杨大易将军,故梁兴初见之谢曰:“救命恩人。”杨如丈二金刚,后乃知其所以然。

获悉陕北红军及根据地的重要消息

史载,1935年9月18日,长征中的中央红军占领了甘肃哈达铺。是时,中央红军向何处去仍无定数。毛泽东于缴获的国民党报纸中获悉陕北红军和根据地发展的情况,遂与中央作出了去陕北的重大决策,故史家称“一张报纸决定了红军命运”。毛泽东读到的报纸究竟从何而来?他读的是一份什么报纸?亲历者众说纷纭。梁兴初的经历也为此作出了一种诠释。将军回忆大意为:红军长征至甘肃,梁兴初被调任红一军团直属侦察连连长。某日行军途中,梁兴初与指导员曹德连跑步来到红一军团指挥部,接受执行任务的命令。毛泽东、林彪、聂荣臻、左权均在。左权指着地图命令:“你们立即出发,到哈达铺侦察敌情,筹集粮食和物资。”林彪没有说话,毛泽东以浓重的湖南口音重复道:“找一些近期的报纸啊!”

是日下午,将军即率全连官兵,换装国军中央军军服。梁戴中校军衔,曹戴少校军衔,神气十足,大摇大摆开进哈达铺。该镇镇长及保安队等前来迎接即被控制,侦察连未放一枪一弹便占领了哈达铺。其时,国民党一位驻岷县鲁大昌师的少校副官刚从省城回来。曹德连从他的行李中发现了一大批捆裹着旧年画的报纸,有《大公报》、《山西日报》等,便立即送给林彪、聂荣臻。聂荣臻赶紧派人送给了毛泽东。后来,毛泽东曾幽默地对梁兴初说:“你们这次出去收获最大,把刘志丹的根据地给‘抓’来了。”

次日,毛泽东在一座关帝庙里,主持召开了干部会议。毛极为兴奋,大声道:“同志们哪!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要感谢国民党报纸,为我们提供了陕北红军的消息,那里不但有刘志丹的红军,还有徐海东的红军,还有大块的根据地。这对我们真是好消息啊!”

“湖西肃托”险遭杀害

俗语说:“明枪易挡,暗箭难防。”1938年秋,115师685团改编为苏鲁豫支队,梁兴初任副支队长兼四大队大队长,随后东进苏鲁边的微山湖西部。初到湖西不久,梁兴初便遭遇了骇人听闻的“湖西肃托”事件。

当时,在苏鲁豫支队四大队政委王凤鸣、湖边地委组织部长王须仁的操纵下,以“奉中央之命”“肃托”为名,肆意迫害并公开枪决79名干部。后来被扣押的托派嫌疑人达五六百人,共计300余人被杀害。1940年至1982年,原山东分局和后来的山东省党委,经多次调查证明,“湖西肃托”中被捕被杀的人,查不出一个是“托派”。

1939年10月,某日梁兴初率部完成作战任务后返回湖西根据地时,留守后方的四大队政委王凤鸣突然出现在路旁。随着一声令下,冲上来几个战士下了梁兴初的枪。梁以为闹着玩,问:“政委,开什么玩笑呀?”对曰:“谁跟你开玩笑?你被捕了!”由此梁兴初莫名其妙地被打成了“托派”,遭受了残酷的刑讯逼供。

梁兴初夫人任桂兰告余,王凤鸣为了把老梁打成“托派”用尽一切手段。上老虎凳、压杠子、灌辣椒水、吊起来皮鞭子抽。最使老梁难以忍受的是用手摇电话机过电。每次摇柄飞转,强烈的电流如针刺般遍及全身,脑壳欲裂欲炸,冷汗如雨,其痛难耐。战场上铁打的硬汉子,却在自己根据地的私牢里,被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

梁兴初被抓,震惊了115师领导。罗荣桓带上师政治部保卫部所有干部,一路急进,星夜奔湖西,解救梁兴初等被关押的“托派”。任桂兰告余,罗荣桓赶到时,老梁正被绑在土地庙的大柱上。见到罗政委,他不禁失声痛哭。罗抚摸着梁兴初身上的刑伤,愤慨不已,不停地骂道:“这是犯罪,这是犯罪!王凤鸣,你知不知道?”

林彪事件传达后,梁兴初大吃一惊,并及时向中央报告自己“文革”期间两次见林彪的情况。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朱月华言:林彪事件后,张春桥任总政治部主任,约梁兴初谈话,将军拒之。张率随员造访,将军蓬头赤足,横卧床上,与之对语。

被骂出来的“万岁军”

梁兴初打仗狠,骂人更狠。1948年1月,将军率部参加东北战场的公主屯战斗。属下30师90团于行进途中被国军劫走100名民夫,将军闻之,怒骂30师师长方强:“你娘卖x的,送到嘴边的肉不吃,倒让敌人拣了个便宜!”方强不敢回嘴。梁转过来怒骂90团团长:你不戴罪立功,把你脑袋割下来见我。”是役,30师边打边走,连战连捷。方强战后总结道:“这一仗打得好,是梁司令骂出来的,我们就是要猛打猛冲猛追猛骂。”

黑山阻击战中,梁兴初始终站在最前沿指挥。某日将军吃饭时,敌一炮弹于附近“当啷”爆炸,一弹片飞进碗中。将军了无惧意,以筷夹之曰:“没有陆(肉),哪来的骨头?”28师政委晏福生劝将军:“梁司令,还是撤一撤吧。”将军对曰:“娘卖X的,我不撤,看哪个敢撤?谁想撤,就踩着我的身体过去!”是役,梁兴初将军率十纵仓促应敌,孤军奋战,抗击五倍于己之敌精锐部队,使敌“西进”兵团猛攻三天而未获寸进。电影《黑山阻击战》即以此役为原型也。

但骂人狠的梁兴初没有想到,自己在抗美援朝战斗中却被彭总痛骂一顿。1950年10月,将军率三十八军入朝作战。首战,攻熙川失利。时任志愿军司令员的彭德怀元帅怒骂:“都说梁大牙是打铁的,一员虎将,我看是鼠将,你那个三十八军是什么鸟主力部队。”初始,梁兴初沉默无言,继争辩之:“你骂我可以,不要骂三十八军嘛!”

梁兴初知耻而后勇。第二次战役,他率三十八军打德川,大捷。彭德怀大喜,亲自起草通令嘉奖:“此次战役,我三十八军发挥了优良的战斗作风,尤其是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击南逃北援,敌虽在百余架飞机与百余辆坦克终日轰炸掩护下,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致战果辉煌,计缴坦克汽车近千辆,被困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电报将发出时,彭总觉言犹未尽,于末尾又添两句:“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第三十八军万岁!”

据杜平将军回忆,当时邓华、洪学智、杜平似乎觉得称一个建制军“万岁”从未有过,提议彭总考虑。彭总坚定曰:“打得好,就是万岁嘛!发了吧,发了。通报全军,上报军委!”后《人民日报》记者李庄发表了长篇通讯《被人们欢呼“万岁”的部队》——三十八军“万岁军”的美誉由此传遍全国。

林彪叛逃后反复“猜谜”

1967年3月,梁兴初调任成都军区司令员。赴任前周恩来总理召其谈话,曰:“自古以来‘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你到成都当司令,要先把局势稳定下来,军队绝对不能乱!”

刘结挺、张西挺,四川省“文革”造反派头头。1967年冬,四川造反派一分为二,一派曰:“刘张坐牢我坐牢,刘张杀头我杀头。”另一派曰:“刘张坐牢我把门,刘张杀头我提刀。”梁兴初将军初入川,两派逼其表态,将军答:“统统枪毙!”次日“打倒梁大牙”的大字报铺天盖地。

1969年,四川造反派武斗蔓延,川东北尤为严重。梁兴初拟驱车至达县、万县等地制止武斗。不少同志劝之:“川东有几万条枪,你要小心。”将军淡淡一笑:“小菜一碟。”某日,将军召达县两派头头开会,会场三步置一岗,五步放一哨。两派头头到后,将军郑重宣布:“我这次带了五个师。就是来你们这里制止武斗,收缴武器的。”接着分别介绍各师师长,介绍到谁,谁就“咯”一声立正,注目待命。造反派头头大惧,次日便上缴各种枪械万余支,武斗遂平。将军所谓五个师即一个侦察连也,五位师长均为临时来汇报工作的各师部干部。

梁兴初将军制止武斗既虚张声势,又真枪实弹。如有违抗者,该抓的抓,该关的关,毫不留情。罪大恶极者,绳之以法,投入监狱。将军曰:“你们是造反派,我也是造反派,我造了国民党几十年的反,哪像你们这个样。你们再吵再闹,就把你们统统关起来。”毛泽东闻之曰:“还是打大仗的人敢讲真话。”某次会议,江青指将军不满曰:“你梁兴初胆子真大,敢讲造反派是造毛主席的反。”

1971年9月14日,成都军区政委张国华打电话给梁兴初:“在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人带着老婆逃跑了!”其时,梁兴初因心脏病正在军区第四招待所五湖村疗养,为了弄清带着老婆跑了的是谁,将军开始猜是陈伯达,又猜康生,终不得其解。即打电话问黄永胜,黄答:“是第一个讲话的人跑了。”便挂了电话。又打电话问铁道兵政委宋维栻,对方答:“刚吃了安眠药,头疼得很。”亦挂电话。经多方询问,梁当时竟未弄明白,到底是谁带着老婆跑了。

林彪事件传达后,梁兴初大吃一惊,并及时向中央报告自己“文革”期间两次见林彪的情况。其中一次林彪说,四川我们不放心,你们(指梁与张国华——作者注)去了,就放心了,然后被林留下来喝了茶。6天后,毛泽东接见张国华、梁兴初等,毛泽东曰:“我也没有想到会出林彪事件,不要把举手的人都当成林彪的人。”毛指着梁兴初,曰:“鲁迅说曹聚仁‘喝了他家的茶,就是他家的人’,你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嘛!”

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朱月华言:林彪事件后,张春桥任总政治部主任,约梁兴初谈话,将军拒之。张率随员造访,将军蓬头赤足,横卧床上,与之对语。

1972年2月26日,梁兴初心脏病发作,住进北京301医院。9月出院后被下放山西太原某工厂“劳动锻炼”。因将军曾是林彪得力战将,无人敢为之说话,下放竟达8年之久,迟迟未能复职。黄克诚出任军委纪委书记后,力排众议,还其清白。某次纪委会议,黄克诚举双手,竖九指,慨然曰:“梁兴初同志身上九处弹创,这样的人会是反革命?”将军夫人任桂兰与余谈及此处,泣不成声。

1985年10月5日,梁兴初将军因病逝世,享年72岁。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