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真相 >野史趣闻 >古代四大美男

古代四大美男

更新时间:2019-07-27 阅读次数:638

古代四大美女大家听的多了,今天我们来讲讲古代四大美男和他们那些奇葩事儿。中国古代四大美男认知不如四大美女那么统一,比较大众的说法是宋玉、潘安、卫阶、高长恭。

这些美男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才貌双全,或文学、音乐修养极高,或文治武功威震华夏。据说这些人出行的时候都曾造成万人空巷,争相目睹的场面。

古代四大美男——宋玉,又名子渊。战国时期楚国人,据说是屈原的学生。长得非常俊美,而且文采也非常出众,写的一手好赋。他是流传下来的史料中记载第一个写悲秋的,也是第一个写女性的。他描写的巫山神女简直成了后世文人描写女神的模板,曹植的洛神赋中的洛神也有这神女的影子,大概古代文人的心目中,女神的原型莫过于此吧。

女神太过虚无缥缈太过高大上,这里不详说。宋玉留给后世非常熟悉的接地气的,莫过于登徒浪子这一词了。这一典故出自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当然也有人怀疑这个不是宋玉的作品。但是里面的内容确实和宋玉相关。登徒是复姓,子是男子的统称,登徒子是楚国的大夫,他跟楚王说,宋玉长的太帅,能说会道,又有些好色,要小心不要让他到后宫去。

楚王因此询问宋玉,宋玉说冤枉啊,长的帅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能说会道是从老师那里学习到的,这是我本事。至于好色我真的没有。楚王就问,那你不好色谁好色,你能讲的通我就信你。于是宋玉就说了“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接着又充分展现了描述美女的天赋,出口成章描绘了一位纯天然美女——“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雪白,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这段描述词,说的非常精彩,过了两千多年还经常用来形容美的毫无瑕疵的美女。

宋玉秀完文采又开始自恋,说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趴在墙头偷看了我三年(无法想象这么美丽优雅的女子趴着墙头看帅哥是什么画面),我不为所动,这样的我能算好色吗?但是登徒子不是,登徒子他老婆龅牙翻唇招风耳,弯腰驼背兼瘸拐,蓬头垢面满身疮,看多两眼都心慌,就是这么丑的女人,登徒子他一样喜欢,还和她生了五个孩子,所以登徒子才是大色狼,是个女人都能上。

楚王竟然被宋玉一番话给绕晕了,认同了宋玉的说法。可怜的登徒子,从此背上黑锅,从一个不在乎外貌专一爱老婆的好老公,变成了贪图女色不务正业的色狼代名词,而且这锅一背就是两千多年,未来还将继续背下去。所以宁得罪小人,莫得罪文人。

古代四大美男——潘安

古代四大美男——潘安,姓潘名岳字安仁。人们形容一个男的帅通常都会说“貌比潘安”,连他的小名檀郎,后世也成为了夫君的代称,简直就是大众情人,所以潘安堪称中国古代首席美男。潘安到底有多帅,史书没有明确详细记载,只有“美、姿、仪”三个字,反正就是美貌与气质仪态并重。

他帅到什么程度呢?他坐车去逛街,那些八岁到八十岁的铁粉们就纷纷出动将他的车围得水泄不通,堪比现在的脑残粉追棒子,那些粉丝们一边尖叫一边往车里塞水果,等他好不容易从街头走到结尾,发现车上已经装满了水果,这就是掷果盈车这个成语的来源。当时有另外一个人长得很丑,见到这样还能收到免费的水果,心想我也去逛逛,就算收不到水果,收点鸡蛋和菜叶也是不错的。于是他也坐着车招摇过市,事实证明他长得丑但想的美,鸡蛋菜叶没收到,最后收了一车口水。

潘安这么帅,文采也非常好,与陆机同为西晋诗坛的代表,世有潘江陆海之称。坐拥不少女粉丝。但他对自己的老婆却是非常的专一。在那个年代专一的男人的很少,长这么帅有才学还专一的男人简直是凤毛麟角。他对老婆非常好,夫妻两个很恩爱。后来他老婆去世了,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悼亡赋》来怀念他老婆。

宋玉是史书有记载以来第一个描写女性的文人,潘安是史书有记载以来第一个写文章纪念亡妻的文人。这样看起来真是十足的完美好男人。但是人生总不会这么美满的,潘安事业并不得意,仕途一直不顺,后来投靠了出名的恶毒皇后贾南风的势力,参与设计陷害太子,最后在八王之乱被贾南风的政敌处死,并且诛了他三族,下场比较悲催,但也怨不得别人。才貌双全,小节完美,大节有亏,令人唏嘘。

古代四大美男——卫玠

古代四大美男——卫玠,字叔宝,比潘安出生晚大约半个世纪,从历史的长河中看起来和潘安是差不多时代的人。卫玠出身比潘安要高大上,是出生于官宦世家,他祖父官至太尉,父亲也做到尚书郎,家里其他的亲戚也不少混迹官场,是个名副其实的官×代。

在他五岁的时候,他祖父就说这孩子神态异于常人。他小时候坐着羊车出去逛街,看到的都惊为玉人,结果引来大家围观。等到后来长大了,出落的更加漂亮,没错,是漂亮。他舅舅骠骑将军王济,英气勃发,但是却总说站在卫玠旁边,犹如珠玉在旁,自惭形秽。这卫阶的长相应该是比较阴柔偏女性化,而且非常精致,粉雕玉琢,有点娘炮的嫌疑。

卫玠长的这么漂亮,却并非空有一副好皮囊,还是非常有学问的。长大后好谈玄学,但身体柔弱,经常生病,他妈妈就让他少说话(有妈宝男的嫌疑)。所以卫玠一般不怎么说话,但是一旦开口,都是非常精辟。遇到有好日子,亲朋好友齐聚一堂,亲友们请他说几句,讲出来的观点,总是令大家赞叹不已。世人称“王家三子,不如卫家一儿”。

这王家三子都是当时享有盛名的人,卫阶能力压三人,除了显赫的家世,出众的外表,还有就是杰出的才华。与潘安削尖脑袋往官场里挤不同,朝廷多次招卫玠入朝为官,卫玠一直都拖着不去,后来做了个太子洗马,可见其志不在此。后来中原战乱,卫玠打算跑到建邺去避难。

到了京师,那些仰慕他已久的粉丝们听说真人来了,纷纷跑过去看他,来围观的人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组成密不透风的人墙。卫玠本来经过长途跋涉就劳累成疾,这一折腾竟然一病不起,不久就去世了,年仅27岁。时人谓“看杀卫玠”,就是卫玠是被看死的,这个死法也算是奇葩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古代的粉丝疯狂程度丝毫不逊于当下,另外长得帅也要注意锻炼身体啊。

古代四大美男——高长恭

古代四大美男——高长恭,他有一个比自身名字更响亮的封号——兰陵王。听到这个封号,相信大家都想起来了,哦,就是那个因为长太美丽怕没杀伤力,要带个很凶残的面具去打仗的美男子啊。但事实上,人家还真没带着面具去打仗。兰陵王,一听这个封号,就知道高长恭的身份比其他三位美男都高大上了。他是北齐的宗室,出身皇族。但是是个庶子,生母不详,所以在一众皇子中地位不算高。高长恭这个人,貌柔心壮,音容兼美,又是一个长得偏女性化的美男子,而且声音也很好听,和卫玠不同的是,他外表阴柔,内心却是很MAN。带兵打仗,总是冲锋陷阵在前。

邙山之战,高长恭带着500骑兵冲入北周的包围圈,因为带着头盔,城里的守军分不清他到底是哪边的,所以不敢贸贸然放箭保护,直到他摘下头盔,发现是自己人,才敢放箭,最后解了金墉城之围。高长恭因此一役,名声大震。

北齐将士持假面歌舞庆祝邙山之战的胜利,并且编了《兰陵王入阵曲》的大型舞蹈来歌颂高长恭的功绩,而戴面具的误传也由此而来。实际上,他带的是头盔,这是古代打仗正常的装备,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长的太美,没有震慑力而故意带个凶巴巴的面具。后来北齐后主高纬问他,说你当时带着500人就这样冲了出去了,一点都不顾自己的安危吗?高长恭也没想太多,顺口回答道,国事就是我们的家事,当时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一句“家事”引起了高纬的猜忌,再加上高长恭在军中的威信,还专门有歌舞歌颂他,这还得了。于是高纬动了铲除他的心思。高长恭也觉察到这点,定阳之战的时候,故意受贿敛财。

他的亲信相愿问他,说您深受朝廷重托,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呢。高长恭不回答。相愿继续问,是不是您自觉功高震主,故意要做些让人看不起的事来自保呢。高长恭说是的。受贿自污这一招,萧何当年为了打消刘邦的疑虑,曾经这样做过,看来高长恭是依葫芦画瓢了。但他忽略的一点,萧何是文臣,常年镇守后方,如果想造反收买人心是最重要的手段,所以个人的品行就显得非常重要。他自己的是武将,带兵打仗,如果想反,直接带着军队杀过来了,品行正不正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对军队的控制力。所以同样的方法萧何做可以打消刘邦的疑虑,但他不行。更何况,高纬不是刘邦,他没有刘邦的气度和能力。

越没能力越没自信的人越容易猜忌,如果被他盯上,不把你弄死绝不罢休。相愿对他说,如果朝廷忌恨你,那你这些事就会成为治罪的把柄。您这不是避祸,是招祸。高长恭痛哭,问那怎么办。相愿说,隐退吧。高长恭听了他的意见,但是隐退不成功。最后高纬还是赐了他一杯毒酒,把他结果了。可怜高长恭,一生忠心卫国,落得如此下场。明明是靠实力吃饭的,千百年流传下来,却大都因为美貌,真不知道他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了。

古代四大美男不管长的帅的还是长的美的,要么能文,要么善武,都有自己过人的一面,所以男人还是得有内涵。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