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文臣 >韦应物

韦应物

更新时间:2019-10-23 阅读次数:578

“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我非常喜欢韦应物这首《寄李儋元锡》。这首诗并非他的代表作,但其中“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抒发了他对民生疾苦的关怀。自宋代以来,此诗甚受赞扬。范仲淹叹为“仁者之言”,朱熹盛称“贤矣”,黄彻更是激动地说:“余谓有官君子当切切作此语。彼有一意供租,专事土木,而视民如仇者,得无愧此诗乎!”毛泽东从中读出“古代清官的胸怀”,认为“写出了古代知识分子的高尚情操”。

韦应物

韦应物(737—792),唐朝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韦氏家族主支自西汉时已迁入关中,定居京兆,自汉至唐,几乎代有人物,衣冠鼎盛,为关中望姓之首。他的高祖父韦挺、曾祖父韦待价都是初唐位至三公的大臣,祖父韦令仪曾为司马郎中。韦应物虽然出身于名满长安的世族,但到他父亲韦銮时,已经是“家贫无旧业,薄宦各飘飏”。韦应物终究为三公之后,可以享受门资恩荫的特权,加之自小练习武艺,善于骑射,十五岁起以三卫郎为唐玄宗近侍,出入宫闱,扈从游幸,横行霸道,无心读书,简直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好景不长。唐玄宗因“安史之乱”奔蜀,韦应物也流落失职,终于浪子回头,立志读书。乾元二年(759年),韦应物进了太学。屋漏更遭连夜雨。宝应元年(762年),唐玄宗驾崩,韦应物失去依恃,遭人排挤,最后只好离开太学。由于他青春年少时浪费了一段宝贵的时光,此时他感到“读书事已晚”,做学问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把眼光转向当时流行的诗赋,“把笔学题诗”,后终学有所成,业有所就,成为中唐艺术成就较高的诗人。

广德二年(764年),韦应物通过考试,授职洛阳丞。洛阳本是唐朝东都,应有壮丽的宫殿和繁华的街道,但是刚刚经过安史叛军的破坏,加之回纥军队的劫掠,呈现的是“萧条孤烟绝,日入空城寒”的破败荒凉景象。在《广德中洛阳作》一诗中,韦应物忧心忡忡地说:“蹇劣乏高步,缉遗守微官,西怀咸阳道,踯躅心不安。”他作为一个小小的县丞而管理劫余的人民,感到自己责任重大,西望长安,内心是多么的不安!韦应物心里清楚,安史叛军被消灭以后,经常骚扰、残害人民的就是纪律败坏的官军。但是自己身为洛阳县的县丞,身负治安的重任,他怎么能忍心见到乱军扰民而不闻不问呢?初任微官的韦应物居然不自量力,敢于以羸弱之躯阻拦乱军,其不计个人得失、刚直为政的勇气令人惊讶,与当初少年时的无赖荒唐简直判若两人。

随着刘晏恢复漕运,洛阳在残破中有了复苏,但韦应物在任上仍旧困难重重,处处碰钉子。永泰元年(765年),韦应物因惩办不法军士被讼,便萌发了告归之念。任期四年将满的时候,他上书提出请求。然而,唐朝规定“居官者以五岁为限”,请求没有获准,韦应物只好继续任职。大历三年(768年),韦应物罢职,携妻眷寄居在洛阳城东隅的同德精舍。

大历七年(772年),韦应物回到故乡长安,闲居一年,翌年开始游历江汉。大历九年(774年),韦应物奉命出任京兆功曹,在京兆尹黎干麾下效力。他曾奉黎干之命,在炎热的七八月份往长安以北地区视察水灾,始终不辞劳苦。不久,韦应物又兼摄高陵令。

畿辅县令,去天尺五,最难当家做主,加之兵荒马乱,更是举步维艰。韦应物也因此作《高陵书情,寄三原卢少府》,诗云:

“直方难为进,守此微贱班。开卷不及顾,沉埋案牍间。兵凶久相践,徭赋岂得闲? 促戚下可哀,宽政身致患。日夕思自退,出门望故山。君心倘如此,携手相与还。”

大历十三年(778年),韦应物转任鄠县(今陕西户县)令,不久就改任栎阳(今陕西临潼)令。也就在这两年,夫人元苹因病谢世,恩人黎干因故被赐死,韦应物一蹶不振,以疾辞归善福精舍。善福精舍是当时韦应物任鄠县令时寻访所得的沣水东岸的一处幽静佳境。他在西涧边种柳种瓜,“出入与民伍,作事靡不同”。

建中二年(781年)四月,韦应物由前栎阳令升尚书比部员外郎。韦应物入朝为官虽为他后来做州刺史、左司郎中打下了基础,但这两年的朝官生活令他感到非常单调乏味。他每每为休假日能还家与亲友相聚而感到高兴。

建中四年(783年),韦应物自尚书郎出任滁州刺史。从长安到滁州,沿途的风景民情使诗人诗兴大发。滁州是淮河以南、长江以北的一座山城,山野居民在赋税徭役之下备受煎熬。到滁州之后,他非常想念京师亲友,在重阳、冬至、元日、社日、寒食之日,都写下了许多思念亲友的诗。兴元元年(784年)夏天,他的好友元锡、杨凌先后远道来滁州做客,给独在异乡为异客的韦应物莫大慰藉。

贞元元年(785年),韦应物被罢滁州刺史,出任江州刺史。韦应物到任后见到的是“井邑烟火晚,郊原草树滋”,“旱岁属荒歉,旧逋积如坻”。他快刀斩乱麻,尽快处理江州弊政,使江州景象有所改观。

贞元三年(787年),韦应物由江州刺史奉调入朝任左司郎中。左司郎中是尚书左右仆射同平章事(宰相)的直属办事机构,主要协助宰相掌握各部办事纲要。韦应物从早到晚处理无数的公文档案,无丝竹之乱耳,却有案牍之劳形。在这个位置上没待多久,他便出任苏州刺史。

谚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是东南大藩,而且富甲天下,更是一个人文荟萃的好地方。白居易曾作《苏州刺史谢上表》云:“当今国用,多出江南。江南诸州,苏最为大。兵数不少,税额至多。土虽沃而尚劳,人徒庶而未富。”韦应物来苏州的任务,除了维护当地统治秩序以外,就是征集财赋两税。当时,拉关系、托私情、送礼物、讲应酬的风气甚嚣尘上。然而,韦应物抚民以仁,律己以廉,从不独私故人,乃至一贫如洗,竟然没有盘缠回京候选!

贞元七年(791年),韦应物被罢苏州刺史。罢守交印之后,他没有钱回乡,只好寄居苏州城外永定寺,租二顷田,躬耕糊口。没过多久,他便谢世了。

韦应物是山水田园诗派诗人,诗作清新自然而饶有生意,诗风恬淡高远,“真而不朴,华而不绮”,平和之中时露幽愤之情,尤其反映民间疾苦的诗作,颇富于同情心。“诗囚”孟郊曾经评价韦应物说:

“谢客吟一声,霜落群听清。文含元气柔,鼓动万物轻。嘉木依性植,曲枝亦不生。尘埃徐庾词,金玉曹刘名。章句作雅正,江山益鲜明。萍蘋一浪草,菰蒲片池荣。曾是康乐咏,如今搴其英。顾惟菲薄质,亦愿将此并。”

“诗王”白居易在《与元九书》里也说:“如近岁韦苏州歌行,才丽之外,颇近兴讽;其五言诗,又高雅闲淡,自成一家之体,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