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文臣 >韩愈

韩愈

更新时间:2020-04-15 阅读次数:784

文起八代之衰

韩愈,“千古文章四大家”之一、“唐宋八大家”之首,寻儒学之坠绪,承先秦两汉之文风,开辟唐以来古文发展之路,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

一篇《马说》,一句“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用”,勾起后世千百年来怀才不遇之士的共鸣。

一篇《师说》,一句“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俨然是对“师道”最为精准的解读,后世千年沿用不衰。

一篇《进学解》,浩浩荡荡、洋洋洒洒,百余字中“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钩玄提要”、“焚膏继晷”、“补苴罅漏”、“细大不捐”、“力挽狂澜”、“含英咀华”、“佶屈聱牙”、“同工异曲”、“闳中肆外”、“跋前踬后”……无数词汇成为后世约定俗称的用语。


韩愈《师说》

一篇《祭十二郎文》,情之拳拳、感人至深,被誉为“祭文中千古绝调”。

文中名句“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少年乐相知,衰暮思故友”、“万山磅礴必有主峰,龙衮九章但挚一领”……在当前普遍使用。

诗中名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得到广为传唱。

卫道儒学 妄议佛老

韩愈素有“狂”名,也曾自述“余戆(zhuang,愚而刚正)而狂,年未三纪。乘气加人,无挟自恃”,读其文,可窥一斑。

《原道》一文中,韩愈尊儒家倡导的仁义,称老子轻视仁义,观念狭小,如坐井观天。此种行为,只适一个“狂”字形容。儒家学问再精奥,也仅是世俗之理。以道家“无为”之论,“仁义”二字乃有为之事。在勘破红尘的修道人眼中,高举仁义、沉溺世俗、追求功名的行为都是红尘中挣扎的种种表现之一。韩愈尊崇他们完全瞧不上之物,去指摘他们不够重视此物,在他们眼中仅是一种可笑的无知吧。

《论佛骨表》一文中,韩愈凭借先入为主的看法,采用诡辩,佐证自己尊佛不能带来福祉,反而带来灾难的观点。韩愈论据之一是远古佛教未兴时期常有长寿之人,可按现在常识判断,远古之时人的寿命是偏短。这个论据中变量太多,尊佛并不是唯一变量,即使事实为真,也不能凭此得出结论。另一个论据是尊佛的汉明帝有碍国祚,这个例子本身已是断章取义。汉明帝乃东汉第二位皇帝,在位期间出现繁荣盛世,史称“明章之治”,并无韩愈所称的“其后乱亡相继”。也是假使韩愈的描述为真,可这仅是个案,若要列举,可能尊佛得福和谤佛得祸的例子要比这种例子多。

韩愈拿如此站不住脚的理由来进谏当朝国君,遭到拒谏,还振振有词“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他的“狂”。自认自己观点的正确的,自认找到了佐证观点的论据,便以为自己的认识即是真理。并没有去了解所有的事实,基于事实去做判断,然后得出结论。

据说韩愈晚年结识大颠禅师,受其点拨,悟到自己此前行为只是逞一时口舌之能,后期作文理性,而排佛之辞为之沮。

结语

韩愈这种大文豪、对历史影响深远之人,尚因狂妄而显无知。我辈普通芸芸众生,该深以为戒,不去妄议不知之事。尤其当下各类言论传播,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不可随波而轻信、妄议。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