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文臣 >张居正

张居正

更新时间:2019-06-26 阅读次数:365

张居正(1525年-1582年7月9日),字叔大,号太岳,幼名张白圭,湖北江陵人,时人又称张江陵(今湖北荆州)。明朝中后期政治家、改革家,万历时期的内阁首辅,辅佐万历皇帝朱翊钧开创了“万历新政”,史称张居正改革。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23岁的张居正考中进士。隆庆元年(1567年)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后迁任内阁次辅,为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

张居正

隆庆六年(1572年),万历皇帝登基后,因为李太后与司礼监太监冯保的支持,张居正代高拱为首辅。当时明神宗朱翊钧年幼,一切军政大事均由张居正主持裁决。张居正在任内阁首辅十年中,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财政上清仗田地,推行“一条鞭法”,总括赋、役,皆以银缴,"太仓粟可支十年,周寺积金, 至四百余万"。军事上任用戚继光、李成梁等名将镇北边,用凌云翼、殷正茂等平定西南叛乱。

吏治上实行综核名实,采取“考成法”考核各级官吏,“虽万里外,朝下而夕奉行”,政体为之肃然。万历十年(1582年)7月9日(六月二十日)张居正卒,享年五十八岁,赠上柱国,谥文忠(后均被褫夺)。张居正也是明代唯一生前就被授予太傅、太师的文官。去世后被明神宗抄家,至明熹宗天启二年(1622年)恢复名誉。著有《张太岳集》、《书经直解》、《帝鉴图说》等。

一路大刀阔斧的张居正,几乎没有遇上正面对抗的。不过这也不稀奇,因为这些为政措施,都是假朝廷之名推行的。谋反之类的事,官员很少干,有什么窝囊气,一般放在心里。况且,“考成法”这柄大刀始终是明晃晃的,谁要是自寻死路,说不准哪天就因失职、渎职被修理了。

有一个人却不在乎这些。准确地讲,应该是一类人。这类人的代表,是何心隐。何心隐(1517—1579),本名梁汝元,字柱乾,号夫山,江西吉安人。

在明代就开始使用“网名”,何心隐是个别有用心的人。早年,何心隐放弃科举,成了职业社会评论员,为此还坐了几年牢。徐阶斗严嵩时,何心隐暗中帮了大忙,让嘉靖帝疏远了严嵩。说不从政,事实上又干政,何心隐不是矛盾的统一体,而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他有一句名言:“无父无君非弑父弑君”,很有一点“无政府主义”的味道。

张居正当政时,何心隐聚学湖北孝感。为办书院,何心隐不惜耗尽家财。不同形式的书院,在中国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明朝的书院日渐成为议政不参政的阵地。若干年后的东林书院有副名联,叫做“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意思是说从天上刮风下雨的事,到你家里鸡毛蒜皮的事,我都有责任盯住你。明朝书院议论朝政,讨论敏感话题,甚至攻击时政的事,不是一两天的事。

张居正铁腕行政,乃至带有摄政色彩,官场上的人是不敢公开批评的,但在何心隐讨论“课题”里,张居正始终是他们的“必修课”。万历七年(1579年),湖广巡抚王之垣将何心隐缉捕。公堂之上,何心隐首先享受“杀威棒”待遇,然后——没有然后,何心隐知识素养很强,身体素质太弱,只有几棒人就没气了。体质太弱,竟然一打就死。遗憾之至,王巡抚遂妥善安排其后事。

何心隐一死,王之垣就倒霉了。事情一出,天下学人口诛笔伐,骂了王之垣几个月。王之垣也不回应,所以后人都认为他是忍辱负重,替张居正背黑锅。何心隐是否死于张居正之手,像是一笔糊涂帐,因为杖杀他的是王之垣,而何心隐临死前对王之垣说的话又是:“公安敢杀我?亦安能杀我?杀我者,张居正也!”

杀何心隐的实情,是出于张居正的意旨,还是王之垣出于献媚张居正而自觉为之,其实并不重要。因为要解决这股异己势力,张居正已谋划很久。他在《请申旧章饬学政以振兴人才疏》中,早已明言了对书院的痛恨之情。只是他打击的目标,不单单是一个何心隐。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