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皇帝介绍 >明朝皇帝 >朱高炽

朱高炽

更新时间:2019-09-18 阅读次数:787

明仁宗朱高炽(1378年-1425年),明朝第四位皇帝,明成祖朱棣长子。在位年号洪熙。

朱高炽生性端重沉静,言行识度,喜好读书。由于他的儒雅与仁爱深得皇祖父朱元璋的喜爱。但身形较胖,导致身体较弱。

洪武二十八年(1395),17岁的朱高炽被册封为燕世子,15岁的朱高煦则被封为高阳王。这样的身份确认在洪武二十八年举行无疑是意味深长的:朱高炽被册封为燕世子,这意味着他将是朱棣百年之后燕藩王的合法继承人。

朱高炽的人生似乎一眼可以看得到底──接班,成为燕王,然后老去,死去。

但是,朱棣首先向命运说“不”了,建文元年(1399),燕王朱棣在北平起兵,以“清君侧”为名,发动“靖难之役”。

“世子”摇身变“太子”

在永乐二年四月甲戌(1404年5月12日),朱高炽被立为皇太子。

但这却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朱高炽从一个世子变身皇太子,迎来的却是父亲朱棣狐疑而审慎的目光,以及二弟朱高煦不屑而仇视的眼神,甚至包括三弟朱高燧蠢蠢欲动的挑战,因为这一天朱高燧也被封为赵王,要命的是他竟然也产生了怀才不遇的感觉。朱高炽四面受敌,这一切其实都是父亲朱棣设的局。在反复权衡之后,朱棣虽然勉强立朱高炽为太子,但对他的考验却刚刚开始。

解缙是朱高炽的忠实支持者。永乐五年之前的解缙是朱棣的宠臣。

朱棣在立太子之事难以取舍的时候最终听取了解缙的意见,立朱高炽为皇太子。解缙给犹豫不决的朱棣一个充分的理由。他在一张《虎彪图》上挥笔写道:“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这张《虎彪图》确实画出了老虎父子相亲的动人情状,再配以解缙的题词,朱棣看了果然感同身受,最终做出立朱高炽为皇太子的决定。

只是解缙没有想到,他将朱高炽推到皇太子位置上,就为自己带来了太子党党魁的隐身份。不仅朱高煦对他恨之入骨,朱棣也有意无意间对他刮目相看了:这个人,为什么和朱高炽走得这么近呢?

永乐五年,解缙的人生走到了拐点上。先后被贬,下狱,直到永乐十三年死于冰天雪地里。随后,解缙家被抄,妻子、宗族都被流放辽东。

“如履薄冰”的危机人生

永乐七年之后,朱棣在外面建功立业,太子朱高炽奉命监国。朱棣给他的授权不包括以下三项内容:文武除拜、四裔朝贡和边境调发。这三项内容中,第一项是人事任免权,第二项是外交接待权,笫三项是军事指挥权,可以说每一项内容都是要害,关乎国柄,关乎最高权力的归属。朱棣在离京前还严格规定:不允许太子独留私见帝国官员。目的很明显,防止结党营私,图谋不轨。

朱棣和太子朱高炽既是父子,事实上也是帝国权力的分享者,由此,二人的权力游戏便成为一场长达20年的秘密推手。朱棣力大势沉,朱高炽不敢应招,只得且战且退。

永乐七年四月十八日,朱棣在北京写信批评皇太子说:“我命你监国,凡事务必宽大,严戒躁急。大臣有小过,不要遽加折辱;亦不可偏听以为好恶……”九天后,朱棣再次写信批评朱高炽说:“优容群臣,勿任好恶。凡功臣犯罪、调发将士,必须奏决。”这一次的口气严厉,用了“必须奏决”四个字,明确取消了朱高炽的人事处置权。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朱棣如此动怒呢?因为本月初朱高炽在朝会上批评了刑部尚书刘观。这刘观深得朱棣赏识,虽然朱高炽在朝会上批评刘观只是因为后者犯有过失,但朱棣显然认为太子越界了,在权力的蛋糕上染指了属于他的部分。由此,朱高炽受到严重警告。此后,朱高炽终于明白自己的权力边界在哪里,他开始变得小心翼冀,不敢越雷池半步。

永乐十二年八月,新的打击不期而至。这一年朱棣结束北征回到北京,朱高炽派人迎接圣驾晚了一步,朱棣认为太子怠慢自己,太子党必须狠狠打击。几天之后,朱棣眼中的太子党成员、东宫官属尚书蹇义、学士黄淮、谕德杨士奇、洗马杨溥、正字金忠等人被关押了。蹇义和杨士奇二人在做了自我检讨后被释放,官复原职。但杨士奇明显是心向太子的,因为他把迎驾迟缓之罪都揽到自己身上,使太子顺利过关。而杨溥、黄淮等人却在狱中一关就是1O年,直到朱高炽做了皇帝才被释放。

由此可见,朱高炽监国20年,每一天都如履薄冰,随时面临生死抉择。但是,他毕竟熬过来了,这其中靠的不仅仅是东宫官属的回护,他靠的其实还是自己,是他的智慧,一个弱者的生存智慧。

朱高炽

弱者生存术:

通常,胖子朱高炽会眼神迷离而略带颓废地混迹于一帮文人当中舞文弄墨、吟诗作赋,似乎是个胸无大志的主。但他有一次与状元曾子棨弈棋时写的一首诗却不经意间泄露了其胸中沟壑。诗曰:

二国争雄各用兵,摆成队伍定输赢。

马行曲路当先道,将守深宫戒远征。

乘险出车收败卒,隔河飞炮下重城。

等闲识得军情重,一着功成见太平。

这首诗字里行间透出重重杀气。表面上写下棋,实质上却落脚于攻城略地、建国安邦的治国策。世事如棋,韬光养晦者笑到最后。

朱高炽就是那个韬光养晦者,而他的生存之道则是先示人以弱,再以弱胜强。

朱元璋最早发现了朱高炽身上的异于常人之处,那就是思维,朱高炽式的思维。朱元璋有一次考察藩王嫡子的行政能力,让他们分别批阅大臣们的奏章。其他几位藩王嫡子事无巨细,对奏章的内容眉毛胡子一把抓,给人印象平平,但朱高炽却只关注那些军政大事,对奏章中出现的错字从不订正。朱元璋问他个中原因,朱高炽给出的回答是:这些都是小毛病,不足以劳烦天子。又一次,朱元璋检阅军队,众多藩王及其嫡子都早早率队参加,唯独朱高炽的军队姗姗来迟,原来当天天气非常冷,朱高炽不忍让十兵们饿着肚子参加检阅,便等他们吃完了饭才出发。由此,朱元璋对他刮目相看,说了以下这样一句话:“小子异日不可量也!”

朱高炽对他的两个虎狼兄弟则做到了以德报怨。在靖难之役的时候,建文帝用离间计,向固守北平城的朱高炽写信,以燕王之位做诱饵,劝其暗渡陈仓。朱高煦得知此事后,马上落井下石,对父亲朱棣说世子与朝廷暗地相通,肯定要反。朱高炽连信都没拆,立刻派人星夜快马飞报朱棣,听凭父亲处理此信,事后也未对朱高煦有任何怨望。

三弟朱高燧在夺嫡问题上蠢蠢欲动,屡次和朱高煦合谋,诬陷太子朱高炽。永乐七年,朱棣出于权力平衡的需要,诛杀了诬陷太子的顾晟,这个顾晟便是朱高燧的长史。同时朱棣还要褫夺朱高燧的冠服,废其为庶民。这时朱高炽为其求情,并最终保住了朱高燧的王位。14年后,朱高燧恩将仇报,继续向朱高炽发难,甚至参与毒死父皇的阴谋行动。那是永乐二十一年五月,明成祖朱棣病重,护卫指挥孟贤等人在朱高燧的策划下伪造遗诏,准备毒死明成祖,同时废太子朱高炽,立朱高燧为帝。不久,孟贤阴谋败露,被杀。朱棣震怒不已,这时朱高炽极力为三弟辩解,“这是下人的所为,弟弟一定不知道的。”这话使朱高燧败得心服口服,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甘愿被其驱使,朱棣去世后,朱高炽在正式登基称帝前,朱高煦负隅顽抗,试图一较高低,而赵王朱高燧,这时候也来到了北京,他第一个上疏请求兄长朱高炽即位称帝,甚至在后来册立皇后和皇太子时,朱高燧也差不多是第一个提议的人。

当然,朱高炽最重量级的对手还是父亲朱棣。朱棣是不容易被感动的成熟男人。他更注重的是权谋之道,警惕的是权力侵蚀。朱棣既想把权杖交给一个有能力的人,同时他对这个人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忠诚。正是在后一点上,朱高炽做得非常到位,他靠一个“忍”字,赢到了最后。

朱高炽的“忍”字功夫是一流的。永乐十八年,北京城建好后,朱高炽应父亲之召从南京到北京。他因为不喜欢北方的饮食,就从典膳局带了20个厨师以备饮食。朱棣闻讯后勃然大怒,认为太子自作主张。他给朱高炽下了手谕说:“你带了典膳局厨子20人,为什么不向我汇报?”为了惩罚太子的自作主张,朱棣下令,每天只供应其两顿饭,此外,连茶都不给,朱高炽所带的典膳局厨子全被调拨到光禄寺为朱棣服务了。面对父亲的苛刻,朱高炽选择了忍耐。

朱高炽要忍的地方几乎是无处不在的。他因为批评刘观受到朱棣的训斥,要忍;面对兄弟朱高煦的谗言诬陷,要忍;杨溥等忠臣被一关就是10年,他也要忍……这样的“忍”字功,毫无疑问是朱高煦和兄弟朱高燧俩做不到的,所以到最后,胜出的那个人只能是朱高炽。

永乐二十二年七月,朱棣终于完成了对朱高炽长达20年的人品和能力考察,在北征回京途中对侍臣说:“东宫历涉年久,政务已熟,还京后军国事悉付之。朕惟优游暮年,享安和之福矣。”这或许可以看作他最后的政治交代吧,不久之后这位多疑的雄主病死在榆木川,朱高炽顺利接位。

永乐二十二年,中秋节。北京紫禁城。在礼部的安排下,文武百官入殿行过五拜三叩头大礼后前往承天门外,静候隆重的登基仪式开始。46岁的中年胖子朱高炽身着与朱棣一模一样的皇帝服饰,一身赘肉、步履蹒跚地爬上了奉天殿宝座。此时四周鸦雀无声,紫禁城成了他一个人的舞台。

他的时代开始了。

浏览过该文章用户还看了